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金琳的博客

我的 Blog博客

用马斯洛理论看支付宝股权变更

关于支付宝股权变更的事件,舆论分成了两大阵营。一种意见中,巨人网络CEO史玉柱的观点最为出挑,他在微博上恭喜支付宝回归中国,并建议马云做个爱国流氓,“集团控股权如果仍在美国人和日本人手里,就涉及中国国家安全问题了”。
    另一方则言辞激烈的反驳,大致意思就是指马云以爱国的名义耍流氓。“当初投资者在阿里巴巴最需要的时候给予了帮助,想必这双方的权利义务都是说得一清二楚的了。到了最后才想到爱国,先前干吗去了?”
    其实,生意归生意,爱国归爱国,将两者扯为一谈,真不知道史总是在撑马云还是在损马云?
    所以,比较理智的做法是撇开“爱国”,单从生意的角度来看这桩是非。
    “倒马派”觉得,马云私自转让股权违反了市场经济最重要的契约精神。不过,这种分析着实让人迷惑。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岂是善茬?如果真的是马云偷天换日,作为共持股阿里巴巴集团70%股份的两大主要股东肯定会提起诉讼,要求恢复原状。这一点马云又岂会没有考虑,如果没有两大股东的首肯,马云那里能够“偷”得动支付宝的股权?
    再从股东的权益最大化来做一番分析。对于雅虎和软银来说,最好的选择是通过“技术性操作手段”去规避法律,即“协议控制”方案(“VIE”模式),即成立纯内资的企业获取运营牌照,外资公司通过相关协议?穴而不是股权?雪实际控制内资公司,其目的是希望继续享有支付宝未来带来的收益。不过,这一方案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  因为据称早在申领牌照时,央行私下已经以口头形式转告各家支付机构,考虑到金融安全,不允许外资间接染指中国的金融数据。所以要想拿到支付牌照,支付公司必须是百分百内资,不允许以协议控制的方式做一个假内资的壳公司去申请牌照。
    用马斯洛的理论来说,人的首要需求是生存需求,然后是安全需求,再后才是精神需求。企业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    以一家企业和法律、政府博弈,其结果如何可想而知。支付宝再强大,如果游走在中国法律的边缘,其市场地位肯定会遭受极大的打击。这样冒天下大不韪的风险,深谙游戏规则的雅虎和软银岂会不懂?
    生存是前提,发展是第一要务。这是商业社会的普遍规则。股东的利益最大化也是建立在企业健康运行的基础上,这些道理雅虎和软银比谁都清楚。当然,从生意场上的强者一下子沦为被动方,两大股东肯定一肚子委屈。现实的考虑是如何在谈判桌上多争取些利益?
    契约精神此时可以,也应当发挥它的作用。作为权益受损方,软银和雅虎有理由获得更加多的补偿。更何况,两大股东已经用可怜兮兮的形象赢得了公众的普遍同情,马云的银子还省得了吗?

浏览数: 次 星期三, 12月 7th, 2011 未分类

1条评论 to 用马斯洛理论看支付宝股权变更

  1. icons package on 10月 10th, 2012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