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金琳的博客

我的 Blog博客

贝佐斯鼎力支持出版的图书

《一网打尽》是一本受到贝佐斯鼎力支持出版的图书,作者布拉德·斯通(Brad Stone)是彭博商业周刊的资深专栏作家。作者写作期间,采访现任和前任亚马逊高管及员工就达300 多次,包括这些年来与贝佐斯的多次面谈。而且在贝佐斯的默许下,作者能够近距离接触亚马逊的生产流程的每一个环节。贝佐斯还曾就Kindle Fire的设计征求作者的意见。本文为书摘:亚马逊的“魔鬼管理者”。

贝佐斯鼎力支持出版的图书

亚马逊的“魔鬼管理者”

史蒂夫•乔布斯以他对顾客需求的深刻理解而著称,但同时也会因为与同事不睦而闻名。据传这位苹果公司的创始人曾经在电梯里开除过员工,曾经对业绩不佳的高管大声呵斥。或许是快速发展的技术行业造就了这样的性格,因为CEO们的工作压力太大了。比尔•盖茨过去时常大发脾气。他的继任者史蒂夫•鲍尔默(Steve Ballmer)发脾气时有扔椅子的毛病。英特尔长期CEO安迪•格鲁夫(Andy Grove)非常严厉,曾使一位下属在一次业绩评估会上昏厥过去。

杰夫•贝佐斯和他们十分相似。在凝聚共识和改善员工操守方面,他所拥有的狂热内驱力和胆魄使过去的传统型领导相形见绌。私下里,他也能展现出非常可爱的一面,而且能当众搞怪,但他也会突然间大发雷霆。

贝佐斯经常喜怒无常,有些亚马逊员工甚至私下里叫他疯子。如果员工问题回答错了,或者编造一个“正确”的答案,或占有其他人的功劳,或稍微起一点内讧,或者在争论激烈的时候稍微迟疑或意志不坚定,贝佐斯前额的青筋就会爆出来,然后整个人失去控制。他在这些时候善于动用夸张和野蛮的招数,数年来他一直对员工发威。有几个经典的桥段,被亚马逊的老员工们广为传颂:

“你说这是我们的计划,但我不喜欢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今天吃傻瓜药丸了吗?”

“我有必要下楼取来证明我是公司CEO的证件吗?我能让你不对我提出质疑吗?”

“你能把别人的成绩据为己有吗?”

“你是懒惰还是无能?”

“我曾相信你能把世界级的公司运营好,然而你让我失望。”

“如果我再听到这个主意,我就会自杀。”

“连这个问题的答案都不知道,难道不感觉羞愧吗?”

“我为什么毁在了你的手里?”

(当员工提交完建议书后)“我们需要人工智能来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(看完供应链团队的年度计划后)“我想明年供应链环节不会有大的起色。”

(看完员工的展示文件)“这份文件明显是出于B组之手。能否给我A组的文件?我不想在B组的文件上浪费时间。”

一些亚马逊员工现在把这一现象归结为:像史蒂夫•乔布斯、比尔•盖茨和拉里•埃里森一样,贝佐斯缺乏同情心,这导致他对待员工像是要榨尽他们的血汗一样,丝毫不考虑他们为公司作出的贡献。这也会导致他在分配资源和人力时表现得非常无情,因此只要其他高管发泄情绪或冒犯他时,他就会作出超越理智的商务决策。但他们也承认贝佐斯在提升公司业绩和顾客服务上确实身先士卒。吉姆•雷切米勒说:“他不是以让人难堪为乐趣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杰夫只是不能容忍愚蠢的行为,即使是偶尔为之也无法容忍。”

无论对与错,贝佐斯都能让人理解,因为他经常是为了回应批评者的质疑声而这样做的,这也令他的员工感到惊讶和愤怒。亚马逊前副总裁布鲁斯•琼斯说当时为了创建新的算法,他曾带领5人组成的技术人员团队,想让订单履行中心分拣工的效率最大化,公司此时也正在寻找解决批量问题的途径。团队在这项工作上花了9个月的时间,然后向贝佐斯和高管团队展示。琼斯说:“我们制作的文档非常精致,每个人也都准备得很充分。”贝佐斯读完之后说:“你们做得不对。”然后起身站起来在白板上写起来。

琼斯说:“他没有任何控制论的知识,运行系统方面也是一无所知。他只在配送中心有过些许经验,从来不花费几周或者几个月的时间深入一线。”但贝佐斯在白板上列举了许多观点,琼斯说:“他写的内容确实都是对的并且有事实依据。如果能反驳他的观点还好,关键是找不出任何理由。这是贝佐斯典型的沟通方式。他对一些不懂的事情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力,并且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他什么都知道,他在传递这些信息时简直让人没有还手之力。”

2002年,亚马逊改变了库存的方式,从后进先出法,也叫LIFO,到先进先出法,也叫FIFO。这一变革使亚马逊能够更好地分辨哪些是自有产品,哪些是由合作伙伴如玩具反斗城玩具公司和塔吉特公司提供的产品。

琼斯的供应链团队负责这一复杂的工作,当软件被病毒入侵时,他们曾经度过了最艰难的几天时光,亚马逊所有的系统连收入都无法调出来。第三天,当贝佐斯冲他大发脾气时,琼斯不得已在过渡阶段更换了高管团队的成员。数年后,琼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依旧记忆犹新:“他骂我是‘十足的大傻瓜’,并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公司要招像我这样的傻瓜,然后又说,‘我让你马上整顿你的团队。’简直太粗暴了。我当时都想马上辞职。我成了造成他失败的罪魁祸首。一个小时后,他又恢复如常,但还是有所不同。他可以让你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”

当琼斯离开FIFO会议室时,杰夫•维尔克的行政助理把电话递给了他。这是维尔克从度假地亚利桑那州打来的,他听说了这两个人之间的针锋相对。琼斯回忆道:“他说,‘布鲁斯,我想让你知道我会全力支持你。我对你非常有信心。如果你需要帮忙,尽管到高尔夫球场找我,我会尽力给你帮助。’”

浏览数: 次 星期三, 12月 25th, 2013 评论

还没有评论。

发表评论